我们致力于IOS移动应用开发、Android移动应用开发、App Store发布及营销、高端网站开发、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云智能开发!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0551-65116730
感恩也需要文字记录
您最信赖的互联网服务专家
We focus on quality and service, the commanding heights of the details determine success or failure
新闻我们诚邀您,感受移动互联魅力。
公司新闻 互联网动态 网络营销

技术、道德、和共享的恶罪——痛则西去

时间:2016-05-03 09:11:53 来源:samhu  作者:管理员
       
  魏则西走了。我是前几天看到一个朋友的微博才知道的。
 
  我并不真的认识魏则西,也不知道什么是「滑膜肉瘤」,也和百度无任何利益相关。
  而我之所以写这篇东西,特别是在已经有这么多人从这么多角度充分地论述之后仍然要写,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和这件事,有一些在个人层面上的联结。
  有什么东西驱使着我,一定要写出来。
  第一个联结、最初看到则西在网上的求助帖,很难过。我给自己设定过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目标,就是定期去做一些行善的事。所以当时给则西捐了一点点钱,很少,杯水车薪,当时觉得可能聊胜于无。类似的事我做过很多次,每次钱都不多,一两百块,只希望能给困境中的陌生人送去一点点善意。事后我也会不定期地去偷偷看看大家过得怎么样,为他们的好转而欢欣,默默感恩。可时间并没过去多久,则西就已经离开了。突然知道这个消息时,我正在上班。瞬间抽离的现实环境和无尽袭来的巨大无力感,让同生而为人的自己突然情绪失控。平复之后我发了一条微博,「悲不能言,」
第二个联结、我的一个朋友说,百度的「竞价排名」一日不死,这样的罪恶一天不会停止。作为一个互联网商业产品经理、一个不能说精通但也算熟知「竞价排名」这一变现模式的从业人员,我觉得自己有一定的义务,在悲痛之余,澄清这一点。斯人已逝,但行者仍将苟且于世间。既然这里真的有「恶」,那不如看个明白,这恶到底是源自谁的「原罪」,免得放过了真凶,逃脱了主犯。
  一、技术的原罪?
 
  很多人提到了百度使用的一项技术,「竞价排名」。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大部分普通人的理解可能是这样的:
广告商,特别是黑心广告商,花了钱,给黑心公司百度。于是百度在用户使用搜索引擎的时候,把垃圾广告放在搜索结果的最前面。谁出的钱多,谁就排在前面。
可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听起来非常邪恶的「竞价排名」,并不是只有百度在用,甚至都不算是百度原创。互联网业内的「不作恶」标杆——谷歌,其主要营业收入,也来自于「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
 
  这个模式的逻辑非常简单:
用户想要看到真正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垃圾。
广告商希望覆盖真正有效的潜在消费者,而不是烧钱。
广告平台中其中做的是双方的对接,从而赚取信息服务费。
广告,本质上也只是一种信息。如果两条信息对用户来说同样有效,而其中一条信息背后的广告商愿意支付一些费用,来争取消费者,那么广告平台帮其实现,其实是三方共赢。
 
  说白了,广告平台选择将哪条信息优先呈现给用户,就是在信息有效性和赚取收益两者之间,权衡利弊的过程。可既然考虑了信息的真实有效,为什么百度仍然变成了医疗欺诈甚至谋财害命的重灾区?
因为正规的公立医院,按广告法规定,不能对自己进行商业宣传,而且医院也没这个费用。所以在百度上做推广的,特别是肯下血本排在最前面的所谓医院,几乎100%是不靠谱的「莆田系」。
 
  那为什么福建莆田人承包的黑心医院,就不受广告法限制,能在百度上做商业广告呢?因为百度通过一些法律上的手段,让法院认定:百度的搜索广告,是一种「对搜索结果的排序调整」,而不是「商业广告」,所以不需要受广告法的限制。
谷歌的搜索广告一般只出现在右侧,一目了然。但百度认为,既然「推广」不算「广告」,那么把广告信息混在左侧(也就是所谓「自然结果」里)也就无所谓了。加个「推广」的小字样,你们自己分辨吧。
百度在那篇垃圾公关文里说,这事和自己没关系,只是一种技术手段或者商业模式。真是活太久见了鬼,「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这种荒诞的诡辩不仅玷污了「技术中立」本身,还在开脱逃避的同时,让民众对于陌生的技术产生了恐惧。一个大写的「贱」。
 
  可百度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无耻,哪怕无数人骂它?为了钱。
  二、资本的原罪?
 
  有人称呼百度为「老贼」,唯利是图、断子绝孙。断子绝孙不清楚,但唯利是图是错不了的。
 
  其实不光是这次「竞价排名」的事,还有上次「血友病吧」的事,还有在这之前更多的因为被百度公关给公关掉所以并不广为人知的那些事。几乎每一次,百度都完美地支持了马克思所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所以是因为百度的基因里天然就带着罪恶么?即便千夫所指,李彦宏也不为所动么?
或许可以借用@阑夕 在文章《几点看法:关于百度何以屡教不改》里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从来只有痛定思痛,而不存在良心发现。」
资本的唯一目的,就是逐利。所谓道德,所谓社会责任感,都不过是企业在追求利润的公式里,一个影响或大或小的因素罢了。
就像我在《女生成绩比男生好,就该比男生好找工作?凭什么》一文中说过的:企业之所以一定会歧视女性员工,是因为不愿意承担其生育成本。而之所以不愿意承担其生育成本,是因为这一行为无利可图,甚至遭受损失。所以根本责任并不在企业,公司只是替政府背锅。
  同样地,百度之所以昧着良心推广黑心医院的广告,不愿意让自己变得有道德,也是因为道德无利可图,甚至遭受损失。
大部分用户会因为百度放弃了跟莆田系合作,放弃了巨额的医疗广告收入,就更多地使用百度么?不会,因为大部分用户已经在用百度了。
反过来,百度持续投放谋财害命的医疗广告,会导致用户量明显减少,最后影响公司的收入么?也不会,因为大部分用户除了百度,也没什么替代的产品可选。
那百度为什么要在利益和道德二选一的时候,选择道德呢?说不通啊。
说这些,并不是想给百度「洗地」。就像我在之前很多文章里反复强调过的:要想解决问题,先要理解问题。要想讨伐老贼,更应该先明白老贼是怎么想的。
对造成现状的原因进行分析,是在客观层面进行「解释」explanation,而不是在主观层面进行「狡辩」justification。
有的人不愿意看到事情的真相。它们觉得说出真相的人,打搅了它们一厢情愿占领道德至高点俯瞰众生的美梦,像一头巨婴,充满了「起床气」。可是这样连黑暗都无法直视的弱者,对于改善这个世界、迎接未来的光明而言,也毫无价值。
  三、谁的原罪?
 
  百度当然是有罪的,可我觉得它不过是个站在前台被人喊打的帮凶。可真正的主犯是谁?
  不妨看一下整个事情的链条:
  用户上百度搜索医疗信息,看到的是一家有军队背景的正规医院,而其中的科室已经被莆田系承包了。
百度 - 莆田系 - 医院 - 军队,事件涉及的几方,哪个才是核心原因呢?
就像我在《偷东西的小女孩自杀,谁的错》一文中提过的,分析这种问题,就需要看「归因」:
 
  一个个体,在不同的环境中,都出了问题,说明是个体的问题。
不同个体,在同一个环境中,都出了问题,说明是环境的问题。
百度:没错,确实唯利是图,确实毫无道德。可不妨扭头看一下百度的竞争者们,360、搜狗,随便试几个医疗词汇,结果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只不过百度市场份额最大罢了。如果现在位于国内市场统治地位的搜索引擎不是百度,而是其他公司,情况会有不同么?不会的,因为是环境使然。即使是「不作恶」的谷歌,在进入中国之后,也做了很多「并不光彩」的事。感兴趣可以看一下@caoz 曹政的《傲慢与偏见之 - 谷歌中国逆袭史》。你尽可以说「这届互联网公司不行」,但却放跑了主犯。
 
  莆田系:福建莆田人,靠无证赤脚行医发家,完全是区域式、家族式的人性泯灭。但似乎公众对于莆田系的愤慨,远不及对百度的痛恨。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公众在生活中离百度更近所以对百度的邪恶更心有余悸,还是大部分人已经默认了莆田系内部的利益攫取者同样作为人类却可以天然不具备人类的道德准则。但用「归因」的逻辑来看,莆田系显然也不是主犯。「如果有一个按钮,你按下去会有一个陌生人死去,但你能拿到20万人民币,你按不按?」莆田系按了,然后我们知道了这个陌生人叫魏则西。可是就算没有莆田系按,一样会有浦田系、埔田系来按。只要正规三甲医院的科室能够被这样的人承包经营,这种事就会一直发生下去。
 
  军队医院:可为什么正规三甲医院的科室会被私人承包?有人一语道破天机:军队的医院嘛,呵呵,没人敢管。那为什么不管理军队的医院呢?太祖曾有云:枪杆子里出政权。不能再多说了。
 
  企业为什么不选择道德?因为现在选择道德,无利可图。请尝试将「企业」一词替换为其他「敏感词」进行造句。
 
  可找到主犯又如何?明白到底是谁的原罪又如何?不也就是死个明白么。
每一个普通人,能做的大概只能是自求多福。
 
  那这事到底该怎么解决呢?我们不妨看看别人家是怎么做的,具体来说,比利时弗拉芒大区是怎么做的:
不要谷歌一下
  附上大致翻译,仅供参考:
  「有一天我上谷歌查了一下为什么眼皮会跳,谷歌告诉我,我可能得了绝症,再有6星期就要死了。
  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身体出现了什么症状,上谷歌查一下,看到不靠谱的信息,结果很杯具。
  运气好的,花很多冤枉钱,运气差的,就真的死了。
  所以弗拉芒政府(指比利时王国所辖三大区之一弗拉芒大区的政府)在谷歌的广告系统里建了一个商业广告投放计划,把这些经常被人查询的疾病症状关键词都覆盖,然后把结果指向政府的正规医疗网站。http://www.gezondheidenwetenschap.be/
此事的逻辑在于,在用户最信任的渠道上、拿用户最信任的方式,去拯救用户。
效果拔群,很多人(最多的是查询痔疮的人)因此而找到了正确的求诊渠道:去正规医院找靠谱医生。
  不要在谷歌上查疾病信息。Don't google it. 」
  本土化一下:DO NOT Baidu it ! 不要百度一下!
  四、平凡之路
 
  生于穹顶之下,投胎错选了Hell Hard,我们作为一具具平凡的肉身,如何走下去呢。
 
  平凡之恶
 
  前段时间,各大媒体都被一篇名为《你吃的每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的报道刷屏,内容是关于美联社曝光泰国渔业的血腥黑幕,报道荣获了2016年普利策奖。
 
  其实同样的话,完全可以对百度的员工,特别是负责百度医疗行业的每一个员工说:你赚的每一分钱,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
有一个关于柏林墙上的哨兵「枪口抬高一厘米」的说法。哨兵应该无条件服从命令,看到有人穿越柏林墙试图逃跑时,他们有义务开枪。但命令只是让士兵开枪,却未必要将无辜者击毙。
  对于百度的员工,特别是负责百度医疗行业的每一个员工而言:
  首先,百度不是东德。
  其次,没有军事法庭。
  莆田人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那个按钮,得到了20万人民币,同时一个叫魏则西的陌生人死去了。这个按钮,是你,帮着他们一起按下去的。
你也是普通人,你也要赚钱养家,我可以理解你的选择,但这不妨碍我发自内心地蔑视你。
  有人管这种平凡之人身处邪恶体制内所行的恶,叫「平凡之恶」。精妙。我只觉得,一个平凡之人,走在平凡之路上,所能行的最大的恶,也不过就是所谓的平凡之恶了。
  互联网共享一切,也包括罪恶。祝你们行好,心安。
平凡之善
 
  很多人号召抵制百度,包括抵制百度的全家桶产品线:搜索用必应、地图有高德、音乐换网易、外卖找饿了么。
  a. 有的人说抱怨没有价值。
 
  抱怨真的没有价值么?我觉得不是的,抱怨至少有两个用处。
  一方面,抱怨是公民义务,是纳税人权利。社会不是由一个人组成的,但是社会毕竟是由一个个个人组成。所有人的选择最终共同塑造了我们的社会,在这样的前提下,哪怕胡言乱语都好过道路以目。在一个逻辑自洽的人看来,世上没有什么比「闭嘴,你根本不懂什么叫言论自由」这句话更可笑的事了。
另一方面,抱怨可以指明价值的方向和所在。抱怨说明有「痛点」、有需求,而需求则蕴含了价值,满足了需求就实现了价值。抱怨在本质上,是对解决方案的召唤和倒逼。一时的民怨或许很不理性,但理解不理性仍然要依赖理性,而不是简单粗暴地用更不理性的拒绝和否定去回应。
 
  b. 也有人说这样的抵制毫无意义。
  一方面因为群氓的自发行为不可能持久,对百度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另一方面百度的核心优势还包括其内容壁垒,比如百度知道、贴吧、百科等无法绕开的中文资源。
但正如平凡之恶并不因其平凡就不罪恶,同样莫以平凡之善小而不为之。对百度的每一次拒用,都是在回应自己的良知,哪怕为此额外支付了时间甚至金钱,那也是我们内心深处道德的价格。
  我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自己对百度而言毫无意义。即使将我彻底抹去,百度也不会损失一毫。但我也相信,即使我逐渐把百度从自己的生活中卸载,我的生活也不会损失太多。
  自从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以来,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8年没有购买过蒙牛和伊利的任何产品了。只要在我知情的情况下,我不会再花一分钱,去支持这两家毒害幼儿且拒不赔偿的企业。生活确实因此变得有所不便,但仍然可以继续开心地过。
记得看我每篇文章末尾的那句话:
「每一次你花的钱,都是在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via Anna Lappe」
一点总结
 
  文章这么长,这厮都说了些什么呢?
  1、技术中立,兵刃无罪。一旦伤人,持刀者难辞其咎。事后分析很必要,洗地很无耻。
  2、持刀行凶者成为众矢之的、过街老鼠,可雇凶杀人者、收保护费的人,又由谁来审判?
  3、肉身无法战胜体制,但至少可以不为体制参战。平凡之恶,是平凡之人一生能作的,最大的恶。
  4、民间杯葛,势必无法长久,但若不积滴水,何以能至洪流?抵制百度,是为了自己的良知。

上一篇:Chrome成第一浏览器 自动驾驶将对保险业不利

下一篇:散户为什么对金融科技革命感到兴奋?